羨羨的破竹笛

※專注沉迷魔道一萬年※
lof主要記錄個人日誌,沒主題,想發什麼就發什麼
ES半退坑,目前坑有渣反、魔道、天官及靈契
本命knights,副推vk

【ES】ノクターン-墓守の夜ふけ

阿穆:

※目前没有看到完整的剧情repo,所以自己做一份。如果有姑娘做过,我会删除。


※日语水平极其有限,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夜曲-守墓人的深夜


第一话


  mika有事到图书室找青叶,结果老是说着说着就跑偏到无关紧要的事情,始终说不到正题上。青叶说这是因为自己和mika都没什么主体性,mika表示自己还挺喜欢和青叶说话的。青叶提到宗很爱看书,每次演出时构建的精密的世界观和宗的阅读量不无关系。


  红郎喊醒在道场睡着的安子,要送安子回家。红郎说安子现在手艺已经可以出师了,不过能来道场缝衣服他还是欢迎的。又聊到红郎的妹妹,红郎说妹妹老是喊自己「大哥」(兄贵),但是他更想听到「哥哥」(欧尼酱)。




第二话


  红郎和安子来到外面,雪下得很大,红郎说这种天再赤足练习空手道的话,就已经不是冷而是疼痛了。安子问他更喜欢空手道还是缝纫,问住了红郎。他其实都不是特别喜欢,缝纫是打小跟母亲学的,空手道是母亲亡故之前一直跟有段位的父亲练的。因为当不良的时候打架衣服老破,比起买新的还是缝衣服更省,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爱缝衣服的人。空手道在打架的时候当然也很有用,就也练了下来。红郎觉得自己把父母教自己的技能都用在了错误的地方,简直就像恩将仇报,很不孝顺。


  正感叹的时候,红郎撞上了创创。创创把红郎当成了熊,并好奇熊好不好吃。红郎吐槽创创有时候说话很不得了……创创正在打工,红郎提出要帮忙,并说如果大冷天的放着创创不管,兔子肯定会生气。打工的内容是整理校内仓库,把不用的衣服搬过去收好。红郎说自己不能对弱者视而不见,并表示会给兔团应援。




第三话


  starfes和圣诞前夜祭在即,宗也开始申请接做衣服的工作。他对品质的高要求还是一如既往,忙到要死。mika想帮忙又怕自己帮倒忙,这才去找手艺不错的青叶。宗讨厌青叶,所以青叶平时不太在部活露脸。两人在去手艺部的路上撞上了帮创创搬衣服的红郎。大家很自然地聊到宗,mika说很羡慕红郎知道以前的宗。宗因为觉得羞耻,把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全烧了,所以mika不太清楚宗的过去。




第四话


  青叶开口请红郎也去手艺部帮忙,红郎答应了。这时创创也过来,他和mika和青叶都比较熟,前者是因为一起打工,后者是因为创创爱去图书室读书。创创表示自己也可以帮手艺部的忙,红郎提议把安子也叫上。mika再次开口请大家帮一帮宗老师,红郎表示以前这就是自己的责任。




第五话


  大家一进手艺部的门,开口说话的是mado姐。青叶、mika和创创轮番和mado姐对话,一旁的红郎觉得不太舒服。他让宗不要让周围的人太担心,骂宗笨蛋。宗反呛红郎太粗暴,又拿红郎没见到临终的母亲的事情暗嘲。于是两个人就互相一脸嫌弃地杠上了……创创和mika劝架未果。大概像下面这样:


宗:你们别随便进我的地盘,吵死了,我很不愉快。


红:这不是你的地盘,这是公家的地方。


宗:你这说的真像学生会养的狗啊。


红:说过几次了我不是学生会的人。你这对来帮忙的人是什么态度?


宗:说过几次了我没求人帮忙。你想扮演保护者到啥时候。


红:你要是讨厌就别表现得像个小鬼。


  红郎说咱们都是三年级,都有要保护的东西,所以你才会主动申请去接做衣服的工作吧。他夸宗这种保护别人的心态值得赞美,说宗以前明明只是躲在自己后面哭。宗反嘲红郎光长个子,其实还是个山里的野猴子(双关语,也有乡巴佬的意思),顺路还嘲了「红月」。红郎回敬说你想用我妈买的衣服模仿我妈到啥时候(这句不太确定),你想打架么?宗说拉倒吧你肯定不会打我的。


  这时候青叶也来劝架了,并告诉mika别看他俩吵,恰恰说明关系好。宗反驳说我是高贵的人类,鬼龙是低劣的野兽。红郎也反驳说我和他关系才不好,以前就合不来。青叶说不不虽然你们风格完全不一样,其实相性很好的。




第六话


  创创赞美牛角面包,宗说牛角面包当主食虽然营养不好,但因此就看不起牛角面包的口感是不对的,和他的美学不相合。为了烤好牛角包,宗直接在家里弄了个烤炉(?)。青叶提到宗用来喝红茶的茶杯也是很好的,他的话用纸杯凑合就行了。他劝宗不能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红郎很快就吃完了,很认真地劝宗有困难一定要找别人,这次的衣服进度就已经很紧迫了。宗说如果我再对你冷嘲热讽的就太失礼了,谢谢你。但是他很快又开嘲讽了,说自己把资料什么的都让mika准备好了,就算是猴子也能照着做好衣服。之前mika和青叶在图书室做的就是整理资料的事情,因为他俩对话漫无边际还浪费了不少时间……红郎说宗就算不整理资料凭感觉也能做衣服的吧,宗说因为这次是别人的委托,所以他抓不住感觉。红郎看了下进度发现连三分之一都没做完,于是决定他和宗去做难做的,简单的衣服就让青叶带着mika、创创和安子去做。刚说完创创就扎到手了……宗大吃一鲸.jpg,喊mika去拿急救箱,给创创消毒包扎。




终章1


  宗和红郎开始做高难度的衣服,两人理念冲突。挺有看头的,大概如下:


宗:高标准严要求!


红:你这样肯定搞不完,该妥协就妥协吧。毕竟要赶的是圣诞节的工期,做的不好总比错过了强。


宗:我不同意你的意见。我们之间老是这样啊。


宗:为什么圣诞老人的传说到了现代神圣性大打折扣呢?因为应当守护孩子梦想的大人偷懒了,太商业主义、太粗制滥造了。梦想形式化、变成纸糊的,粗陋平淡得过头了。


红:是么,我又没说要偷懒。稍微提高点效率啊,工业制品也不是不好。


宗:强烈反对。工厂大量生产的东西绝不会有神韵有灵魂。


红:……我说你,以前就问过,你既然中意艺术家为啥当偶像。大众娱乐和艺术是相反的存在吧。


宗:你从「红月」都学了些啥啊,谁规定偶像就不能是艺术?我就要打破这个认知。


红:这是莲巳说的。无论什么文化起源都是草根、最终会被消费。你以前就喜欢偶像的吧,喜欢的东西要是消失了你肯定会讨厌的。


宗:当然。顺路一提我不是怀旧主义者。出土的文物只有历史价值,没有美感。但是前人通过努力和研究,让文物的美显现了出来。尊重他们的劳动也是在延续、构成人类的文化。


宗:话又说回来,艺术和美术对只顾着生存的野兽没有意义,高尚的作品对生存没有帮助。但正因如此,艺术才有价值,穷究艺术才有意义。艺术是人类贵族的特权,也是贵族的义务。只想着「消费」的俗人当然不能理解这点。


红:活着也很不容易啊,天天愁吃愁穿,一不留神就老了。像你这样可不太活得下去啊(这句不确定,也可能是“可不能像你这样活啊”或者别的意思)。


  这时红郎改变了宗的设计,因为宗设计的怪兽风的衣服比较吓人,不适合发传单时穿。宗说不会吧,影片还蛮喜欢类似的怪兽的……?红郎说你倒是想想小孩子为啥会喜欢上怪兽啊,宗说因为斯德哥尔摩症吧……?红郎表示不不不只是因为帅气。宗表示「帅气」真难懂啊,但是感觉好像把握到了一丝丝真理。


  另一边青叶表示这俩人一边聊这种话题一边还能不停手真厉害啊~mika说你已经很厉害了……说到mika学做衣服的事情,宗讨厌mika按照书本上的学,因为这样只能缝出工厂化的量产产品。青叶劝他打好基础,自己也可以教教他。mika并不擅长做设计,青叶表示既然是工作,太放纵自己的创作欲望也不好。




终章2


  青叶夸创创和安子基本功都很扎实,他们都投入到缝制中,很安静。青叶说手工艺部会一直欢迎他们,当然这次的工钱也会好好付的。mika插嘴说手艺部的钱都花给VK了……他会去打工把这部分补上。创说不付钱也行,自己和大家一起缝衣服也很愉快云云,青叶表示按劳付薪是现代社会的基本法,又用比较微妙的口气说创创是个好孩子。创创说每次,我是个「都合的好孩子」(即,会看别人脸色,按照别人的心情和希望表现出的好孩子),青叶说是吗,那你会很辛苦,希望你能有好的回报。


  不知不觉时间就很晚了,红郎说不如收工,宗又很傲娇地说是啊你赶紧从我地盘里出去。红郎说你也赶紧走,不然你爷爷要生气的。红郎小的时候因为讨厌补习逃课,宗跟着他一起坐电车出去玩,回来的时候宗爷爷和红郎母亲非常生气,红郎至今还会梦到。宗表示没办法,让那些温柔的人生气是我们不好。红郎问起宗爷爷近况,宗说好得很,能活两百岁。


  宗打发其他一干人等先出去,自己要打扫部室,顺手把mado姐扔给红郎。红郎对mado姐很苦手,让宗交给mika。宗却觉得没关系,挺合适的。红郎忍不住夸人偶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这时mado姐开口了:  


  「呵呵,你说了漂亮呢~你是从哪里学会这个词的?小大人先生♪」(小大人先生原文おませさん,是长辈对后辈说的话,有夸奖和调侃的意思)


  红郎又一次让宗别说腹语,又说他学自己母亲学得不像。宗没有反驳,而是说这无所谓的吧,反正只是过家家,以前也会玩的。对你这种喜欢在大山里跑来跑去的男孩子来说很无聊的吧,龙君?红郎说我要是讨厌了我就会直接说,我从以前开始就不是那种会拐着弯说话的单纯的小鬼。你也是知道的吧,小斋。


END




  各种意义上信息量很足的一个故事,我特别喜欢关于艺术的讨论,宗、红乃至敬的不同观点交锋非常有趣,宗的贵族思维、红的普通人思维都很标准,透过红郎的转述也难得地窥见了敬人的想法。希望这篇repo能够传达出来,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96)

  1. 羨羨的破竹笛阿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