羨羨的破竹笛

※專注沉迷魔道一萬年※
lof主要記錄個人日誌,沒主題,想發什麼就發什麼
ES半退坑,目前坑有渣反、魔道、天官及靈契
本命knights,副推vk

[狮心]结婚式

第三朵侵入脑髓失败了的花岗岩:


我说过两天我要开个点文,川哥就提前跳起来点了一篇结婚梗,那我就超级热心的提前给他写了


区区结婚,说写就写,无所畏惧




 


正文


“你不去真的没有关系吗?”朔间凛月漫不经心的声音从听筒耳机里传出来。


“那家伙要结婚就自己结去,差了我又不是结不了婚。主要是,我现在在国外工作肯定回不来的啊。”濑名泉回答,掏出钥匙打开了酒店的门。


“稍微祝贺一下嘛,要是小濑愿意过去的话,他也很高兴的。”朔间凛月那边传来了哐当的声音,然后就听见对面一阵“嘶——”的抽气声。


濑名泉叹了一口气说,“既然半夜起来就要记得开灯啊?刚睡醒就在黑灯瞎火的房间里摸着走,迟早要撞傻的。”


“会的会的,妈,我等下就开灯。”朔间凛月抱着膝盖龇牙咧嘴的说。


这家伙的戏也快演完了。濑名泉倒在了床上想着。


倒不是说现在在演的那个,距离杀青还是稍微有一段时间,只不过是朔间凛月那一把吸血鬼的把戏快要演完了。年轻的时候还有精力玩着吸血鬼游戏,到现在也只是过了十年,已经在黑暗里行走都容易撞到东西了。岁月真是不饶人啊。


濑名泉忽然坐了起来。


“你说谁是你妈啊!”


就连我的反应都这么慢了,岁月真是不饶人啊!


朔间凛月最近在拍的戏夜场很多,经常忙下来生物钟就颠倒的和高中一样,反而和相隔了半个地球的濑名泉一个时差了。


实际上,濑名泉知道迟早大家都会有这么一天,毕竟都到了这个岁数,自己的爸爸妈妈也经常明示暗示的想要让自己早点结婚,抱上孙子。


而当年的那个knights,的各位早就已经分散到天涯海角。是真正的天涯海角——留在国外都比国内多,尽管说来说去,也就区区五个人而已。


以前有一档综艺请到了他们几个,作为对高中时期的一次回顾,但是那时候月永雷欧并没有空闲的时间来参加,因此就回忆成了“国王走失时的knights”。那时候主持还问过他们,要是论结婚的话,谁看起来最容易结婚。


“小濑。”朔间凛月指过去。


“鸣君。”濑名泉指过去。


“小司司~”鸣上岚指过去。


朱樱司心情复杂的看着指成一圈的前辈们,心情复杂的指回了排头。


每个人都有道理。其他人不说,朱樱家早就已经物色了对象,完全就是时间问题。


不会有人提到月永雷欧,几乎在每个人的潜意识里,结婚这种事情都是和月永雷欧八竿子打不着边的,没有想到,第一个宣布要结婚的是月永雷欧。


濑名泉拒绝了朔间凛月的邀请,其实他也没有多少事情忙着,但是亲眼看见月永雷欧穿着婚纱礼服挽着哪个应该根本不认识的女人的手走进结婚的殿堂,总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到瞎掉也不足为奇。


然后那天晚上鸣上岚的电话也来了,也是同样的事。濑名泉不耐烦的,潦潦草草的敷衍着拒绝了他。五分钟以后,朱樱司的电话也打来了。


靠!这是什么轮番轰炸啊!


挂掉了朱樱司的电话之后濑名泉去洗了个澡,回来的时候发现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电话连着拨打了好几个,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回拨了过去。


“泉桑!”三毛缟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濑名泉飞快地挂掉了电话。


三毛缟斑孜孜不倦的打过来,直到濑名泉把他存了号码然后拉入了黑名单。


等着吧,还有谁呢?


果然手机又开始拼命震动,濑名泉换了新的号码以后很多人都没有存,但是他有一种预感今天晚上他能拿到梦之咲通讯录。


“濑名!!!!你接了!!!”守沢千秋的大嗓门让濑名泉飞快地拔掉了耳机,把手机远远地丢到了另一边去放任他叽里呱啦的吵,揉了好几分钟的耳朵才缓过来,小心翼翼的关掉音量。


“我不去!!!”濑名泉抓过话筒就对着他大吼。


那个晚上电话连接不断,濑名泉甚至都没有办法去睡觉,光坐在床上等电话了。


直到凌晨两点的时候,终于有十分钟停了下来,他才给那个背到溜的号码打了个电话。


无人接听。


搞笑!至少濑名泉可是每一个电话都接了啊!


他挂掉了,顺便接了仁兔的一个电话,看起来的确是火大到了恶声恶气的程度,再加上这个时间濑名泉早就睡了,谁陪他们天天日本时差。总之,还把仁兔给吓得急坏了,在电话那头拼命解释着。


“对不起,我这里已经两点了,明天再说吧。”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去说服那边着急的小家伙,才终于结束了通话。


紧接着,备注了一个宇宙图标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是セナ吧!我刚才在睡午觉……”


“不是,‘セナ’该睡晚觉了。”濑名泉气呼呼的说。“是不是你……”


“这样啊!那么打扰了!”月永雷欧挂的猝不及防。


趁着还没有占线濑名泉飞快地回拨了过去。


“你说,是不是你吧我的号码告诉他们的啊。”他礼貌有不失优雅的问。


“我想叫セナ来参加婚礼嘛……啊哈哈,想不到吧!我要结婚了哟。”月永雷欧在那边笑得没心没肺的,“而且我啊,想要找十个伴郎!怎么样,大家一起穿不是很好玩吗?就连杏也同意了呢。”


“你要找伴郎跟她有什么关系?”濑名泉忍不住要说说他。


“因为世理奈小姐说伴娘她会找的啊,我又很想要小杏过来,那做伴郎也没关系吧?”


“世理奈?”濑名泉重复一次,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我到时候没有时间过去,这边工作很忙。”


“欸!セナ好狡猾啊,明明没什么事但是就是打算逃走吧?我可是问过你的经纪人了哦。”


“你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这么固执啊!”忍无可忍,无可再忍,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好啦,虽然知道结婚算是个大事情,但是这样一天一天磨下去也不能忍受啊。


“拜托,这是你结婚,又不是我要结婚,你跟你的世理奈小姐赶紧走进爱情坟墓,我不用在边上帮着挖坑也是可以的。”濑名泉继续耐心的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不行不行……”月永雷欧顿了一下,“那就没有十个人了啊。”


“所以说为什么你非要十个伴郎啊!你真的找得到这么多朋友吗?”


“很难的!要是セナ不去那就更麻烦了,所以セナ一定要来的!”月永雷欧回答的理直气壮,要是这时候让濑名泉见到他本人,大概是一定要送他去外星度假了。


濑名泉没有办法真的拒绝这种请求,即使他八百万个不想动身,即使把他的脚给订在了异国的土地里——但是他这一枚棋子的号令者就好像手里拿着坚固的细绳一样,轻轻一拉,能把他直直的,漂洋过海,一下子拉回到跟前。


我们都知道,比喻用在文章里的时候,会显得文章更加的丰富有趣。但是其中被比喻的一些人们,和一些关系,一旦开始比喻,那么很容易就纠缠不清。


比如说,濑名泉是一个骑士,而月永雷欧是他的国王。明明没有任何在生物学或者是社会学上的关系,只是有这么一个滑稽可笑,甚至显得幼稚的就像过家家一样的比喻,他们两个的关系就直接的被确定了下来,并且表演的双方都忠诚的,忠实的,面对着自己的角色。两个人之间不会有一点过多的逾越,骑士也不会离开国王太远。


很难有人相信,高中时期那段犯二的日子里,写出的幼稚设定,对于knights的成员,尤其是濑名泉而言,就将近要把半生与半个脑子全部都搭了进去。濑名泉是一个忠诚的骑士,他的任务就是守护月永雷欧。


当然在社会上,月永雷欧又不是什么社会生存残疾的家伙,只需要在边上看着,不让他动手去做出格的事情,不要让他再为了其他的人而受伤就可以了。月永雷欧总是那样,无论濑名泉说多少次,只会换来月永雷欧小心翼翼的隐瞒,而不是改掉这个坏习惯。


濑名泉在这之前从来没听月永雷欧谈起关于他恋爱了的这件事,他不怎么打电话,也不常发推特,就跟高中的时候一模一样,没影儿了就是没影儿了,刷的一下不知道又留在了世界的哪个角落,一个人自顾自的唱着自己的歌。


濑名泉在学校那种朝夕相处的地方都放了这么大的漏子,更不要说现在,一想居然已经将近两年没有见到过。


哇塞,两年唉。


2是一个很好的数字,三年那就太长了,一年又好像短的不需要注意。


参加就参加吧男子汉大丈夫磨磨唧唧的像个思春期的女子高中生一样干什么呢?


所以濑名泉毅然决然的回去了,尽管有点晚——他直到婚礼开始的前一天晚上才到达日本。他知道这样已经晚的有失礼节了,但是在那天忽然有一个宣传补拍被安排。


濑名泉要是真的想推掉,就算从日本回去在拍也来得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鬼使神差的给月永雷欧通知了一下,会很晚才到,就改签了机票留下工作了。


手机里一群人的讯息堆满了收件箱,他找到最早发来的那一条,看起来是那群无聊的伴郎给他发的消息。


嗯,他们一群人去酒吧喝果汁了,濑名泉看着看着。虽然比起往届的比例已经相当高了,这一班同学也并不是全部都成为了偶像,比如说,月永雷欧最后就成了个作曲家。但是不管怎么样,其中有很多人还是不能经常喝酒的。


他们去的地下酒吧似乎是那个朔间零的熟人开的,遇到这种高兴事,干脆放出通告关了酒吧让这群大大小小的“知名人物”尽兴的大闹一场,只要别损坏公物就成。


因此一副诡异的样子就出现在了那个地下酒吧:一群人乐呵呵的捧着几杯果汁乱喝一气,喝的跟居酒屋似的。而那几个喝酒的,也是非要喝到醉才行。


濑名泉继续翻着收件箱,无非是一些小事情,断断续续的,一群人闹着月永雷欧。


这群老单身,濑名泉翻了个白眼想,好像不记得自己也还是个单身汪汪。


他点开了下一条。


“那个国王喝醉了,哭着要找你哦。”没有备注,不知道是谁发的讯息,但是还是下了濑名泉一跳。


他翻开那些只有一条两条的,几乎每一个的内容全都在说,月永雷欧在找他。


找我干什么啊!有问题啊!你是要跟我结婚还是跟你的新娘结婚去啊!


“小濑快点过来啊我们哄不住啦”到了晚上的朔间凛月就跟脑子进水了一样的兴奋,到现在还在发讯息。


“你们在哪里?我现在还在机场。”濑名泉匆匆忙忙的打了几行字,就向着出口走去。


“让他别乱跑,我等下就……”他一边打字一边走出来,结果和正面一个家伙撞了个满怀。


“sorry,”濑名泉说,马上就反应过来现在已经回国了,但是他没有办法说出“对不起”,因为面前被灌得像一滩烂泥一样的月永雷欧正笑嘻嘻的抱着他,满脸通红。


“被抓到了!セナセ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月永雷欧惊呼。


“是你抓住我了!快点起来,你这样我根本没办法走路啊。”濑名泉想要抽出手来,他需要重新编辑一下文字然后把那个小熊臭骂一顿。


“不——要!这次我不会放手了!”月永雷欧粘粘糊糊的大喊大叫,就好像没有睡醒在说梦话一样。


“快放手啊!”濑名泉气急败坏的提着裤子,尽量压低声音喊。“你快把我裤子给扒掉了,快给我起来!不然我就宰了你!”


虽然现在已经是凌晨三四点,反而因为红眼班机所以年轻人比较多,濑名泉选的迂回路线本来就没有什么人,但是在公众场合被扒掉裤子这件事,别说是个偶像,要是普通的人也都足够劲爆了。


濑名泉有点后悔没有带助手他们一班人回来。


这人可是月永雷欧,怎么可以用普通的“参加朋友婚礼”来考虑呢?要是在结婚仪式的中途忽然有个穿着花裤衩的外星巨怪掀开了屋顶用一股美国乡下口音说,哈喽你们那个新郎我们现在要把他带走嗯哼,濑名泉应该丝毫不会觉得奇怪甚至想要和外星巨怪碰个香槟。


但是幸亏那一号平时走出来一定让媒体吓一跳的家伙冲出来救场,才把狼狈的濑名泉和他的裤子一起从已经嘿嘿傻笑到要睡着的月永雷欧手里扒出来。


“你们要把セナ带走吗?”月永雷欧忽然问,问的大家猝不及防。


“这样啊,那你们要小心一点,他脾气超级坏的,会骂你的,还各种方面都很挑剔啊,超级严厉的!但是嘛但是嘛,セナ其实是个好人哦!小乖乖,明明是像猫咪一样温柔的家伙,却被说的很可怕呢?好可怜,好可怜,让我好好摸摸你软乎乎的肚皮吧~”他不等其他人回答就高高兴兴的自己接下了话,说着说着伸手就要去揉揉空气,兴高采烈的样子。“而且又很笨,他,他这么笨,居然老是说我是笨蛋你知道吗?哈哈哈哈哈我可是国王唉!呜——啾!早上好啊太阳公公!”


然后月永雷欧说完这段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就乐滋滋的,手舞足蹈的走回去了,三毛缟斑一个箭步从边上冲了出来,一把把这个醉汉给扛了起来。月永雷欧好像还没有弄清楚情况,一边折腾一边大声笑着,说,“我飞起来啦!就要到宇宙中去,土星要从我的大脑里面穿过去,流星在我的眼……”


“流星?”他奇怪的重复了一次,好像把自己逗乐了一样,一边笑一边大声喊。“流星队!!!!!!!!!”


濑名泉真是要被他气坏了,酒后吐真言,吐个鬼啊!根本就只是把平时那种不着边际的脑回路变得更加胡来了而已吧?


刚才边上的朋友们也抢在濑名泉恐怖到堪比深夜鬼片的脸色彻底爆发前连忙把锅推掉了,一开始的确是大家给准新郎灌的酒,喝着喝着月永雷欧就说了一句,“喝这么多,セナ等一下会过来骂我的!”然后就忽然开始找濑名泉在哪儿。当然,那时候的濑名泉还在飞机上毫不知情的睡着呢!


但是另一边就不一样,月永雷欧四处找了一圈,到处都见不到濑名泉的身影,就开始一边嘟嘟囔囔着,“要是セナ不过来说我的话,那我就要变成不听话的坏孩子咯”,一边死命的给自己灌酒,拦都拦不住,最后大家都纷纷给救世主濑名泉发了信息,在婚礼的前一天把新郎喝到酒精中毒那可就不好了。


月永雷欧挂在三毛缟斑的肩上,大大的挥舞着手,不停地说再见再见,的确就像是挥别军队的国王一样,而这位国王确实在挥别自己的骑士。直到大家到了机场外面,要走向出租车的为止的时候,月永雷欧才忽然的,毫无预兆的放声大哭起来,就连那边的司机们也被他弄得猝不及防。


三毛缟斑反而好像不是很介意,只是把他放了下来,就好像妈妈哄孩子一样抱着他,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月永雷欧几乎是失声痛哭,就连濑名泉都从来没有见到过他这个样子,几乎是无法思考的丢下手里为数不多的行李狂奔过去。


在他跑到的时候,三毛缟斑就像挂衣服一样把月永雷欧取下来,挂在了濑名泉身上,濑名泉这才听清,这家伙一边放声大哭,一边不停地喊着,セナ,セナ,セナ!


“我在这里。”濑名泉说,他想要说他,不要把鼻涕眼泪都往自己的衣服上蹭,这脏死了,他还想说别的,可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他只是就这么抱着月永雷欧,而怀里的那家伙哭的像个孩子,一抽一抽的,他的骨头硌到自己了,濑名泉才发现,两年没有看见,月永雷欧根本就是瘦的不像话了。


“セナ。”


“我在这里。”


“セナ。”


“我在这里。”


“セナ。”


“我在这里。”


他们就像两个被设定成自动模式的机器娃娃一样,一问一答一问一答的对话着,直到最后月永雷欧哭到昏昏沉沉的睡着,也没有再说过其他任何一句话。


幸亏第二天的婚礼在下午举行,当然,把新郎给喝到宿醉一早上这件事,伴娘团还是给伴郎团玩了许多不小的恶作剧。


濑名泉一边扒掉满头的花花,使劲的甩了甩头发,只能希望发型还稍微留着。然后他就看到了被禁止参与,因此在边上和新娘坐在一起看乐子的月永雷欧。他笑嘻嘻的看向这边,眼睛里润润的,就像一只小鹿一样,又像是宝石被丢进了水里。


他们两个牵着手坐在最中间的桌子上,新娘说不上过分漂亮,也说不上太平凡,的确是养眼的美人。但是后来濑名泉恶补了一点感情史,让月永雷欧同意这个平凡的世理奈疯狂追求的,只是因为世理奈是现在他身边,这么多的女孩子之中,最能够听懂他的音乐的人。


那我也不是不懂啊。濑名泉想了想,又摇摇头,好像要把这个想法从大脑里甩掉。


前一个作祝福的伴娘已经说完了,全场的欢呼和掌声,她把话筒递给这个看起来非常高傲的当红偶像,似乎是要使出全身解数让自己显得婀娜多姿,但是濑名泉根本没有看她,也没有看月永雷欧和与他牵着手的新娘。漫无目的的,他也不知道他在看哪里。


濑名泉很早就开始写这个稿,写了改,改了写,几乎花掉了一整包的A4纸,他也没有想到适合祝福月永雷欧的话,最后还是经纪人一起绞劲脑汁的编了一份稿。


但是他不想说那些客套话,他想说点自己的话。


濑名泉走上台,和他任何一次走台没什么两样,都是那么高傲优美,但是在刚才他就好像被关进了一面镜子里,外面世界的一切,嘈杂的人声,或者是任何的东西,都好像加了电影特效一样飞快和他远去。


他正视前方,他看见了月永雷欧,但是下一刻他有看见了自己,一个人站在打满闪光灯的舞台上,漂亮但是像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国王自己剪掉了线,手放进了别人的掌心,这让骑士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好。


“我说,”这真是个烂透了的开头。


“你要是不幸福的话,我……”


濑名泉?你在说什么啊濑名泉!灵魂恨不得让肉体就此咬舌自尽!


“我不会放过你们两个,尤其是你,月永雷欧,居然敢让我最好的那个朋友过的不幸福。”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月永雷欧笑了,但是眼泪好像又要从里面崩出来。


至少在婚礼上不能这么狼狈吧?濑名泉一边想一边走下台,抬手抹了抹眼睛。


-END-


观赏愉快!puu教了我一句好话,我现在说,如果能让大家自由的想象一下前后的发展,我就很开心了!
哦对了,那我新娘其实想了半天,世理奈セリナ,所以濑名一开始傻了一下脑子转不过来吧后来就意识到不是叫自己是叫那个女孩

评论

热度(233)

  1. 萤希第三朵自闭的花岗岩 转载了此文字